四面骰子君

反杰佣党今天来说说我的心声

请你们一定看完:
一开始我接触这个游戏,由于本人同人心严重,于是跟随大众萌杰佣,当时就有种杰佣已经被宠的成了整个游戏的中心的感觉,甚至有很多人表示:因为CP才玩的游戏、要不是萌杰佣早就不玩了。
后来我开始渐渐的对杰佣圈作品审美疲劳,因为我实在是对他们口中所谓的“奶布”提不起精神来了,外加看主播打个视频,打了一下佣兵就一堆人刷“心疼奈布啊啊啊”、“放奈布走吧”、“我们奈布的战后综合症太可怜了”,开局就是:“这局有奈布”“不是杰克差评”“奈布修机讲究”…
你们不觉得腻歪吗,尊重一下主播可以吗。

后来我甚至被扭曲着扭曲着萌起了佣杰。
毕竟我看多了“杰克对奈布的宠爱与伤害”,我想看看铁骨铮铮的军人奈布,而后我跳去了佣攻圈。
佣攻圈反而让我看清了“杰佣脑”的愚昧与可怕,居然有很多人在佣攻CP的标签下面纷纷刷:
“奈布居然反攻了!接受不了。”
“奈布怎么会是攻啊?”
“这样一点都不像奈布了。”
“快叫大猪蹄子过来,你老婆出轨了。”

这样的人越来越多出现在我所关注的主播的视频里、漫画里、手书里,分明不是他们的场地却KY的理智气壮,大多是唯佣粉的节奏,看的让人气愤不已。
不仅这样,游戏里面我还会遇见队友看见杰克,秒选佣兵直接送头。更有很多食髓知味的把名字改成了“杰克抱抱我”“杰克的小奶布”“杰克日奶布”。
在公屏上互相刷什么“最近的杰克都是大猪蹄子,老婆都敢打!”“杰克大猪蹄子,遛死你!”然而有这样ID的人,我玩佣兵队时组过不少,一个个秒倒、交互斩熟练的一批。真爱发电厉害呀。
另外说一下:我玩佣兵队是因为我喜欢佣兵这个人物。但我已经不再喜欢杰佣,自从遇见太多KY以后原本还有些包容的我,现在已经变成了“杰佣”一生黑。
举个例子:
像个喜欢吃糖的孩子一样,你旁边许多人也喜欢吃这种糖,但当你吃多了不想吃了的时候、那大波人却狂热的在你的酸奶里(形容)、米饭里(形容)、牙膏(形容)里塞进这种糖,你试着避开它,它却不停的出现在你的视野里,强硬的逼着你不得不去直视它。于是乎你现在看见这糖或听到这糖的名字时便会脸色突变,肠胃难受。我受了这种糖果的伤,于是乎便再也吃不消了。

“你不愿意收敛你的爱来伤害刺激我,为什么我不能去攻击你的所爱来伤害你呢。”反杰佣大概就是我所说的这个意思吧,呵呵。

其次我并不是黑子,也没有去杰佣下面说不好或做过任何带节奏的事情,我只想让你们某些萌杰佣的人,能认清你们圈内现在十分不良的气候、现实,所以我写了这些东西,打上杰佣的标签,不期望谁能看见但总会有人点进来的。
不要再自我无用功的洗白“我从来没做过,其他人KY我也很生气”,而是我们要从自己的身边,关心和留意一下身边的事情,不然你们根本不会懂得我们究竟会有多生气。也不要再把杰园拿出来说话了,在做着同样错事的人里是没有好人存在的。


佣兵KY精真够恶心人的。
在我开心脸上奈你个头的布。
:)
打个标签在这,对号入座、干过这种事情的人以后长点心眼好吧?


我没有在针对谁,我是在说借着第五KY涉及其它作品领域的都是腊鸡。

媳妇上的色,开心( ̄▽ ̄)

第一次用板子…献给双杰。
不会涂颜色,哈哈哈。

都喜欢发这个吗,我也连一下…
( ̄▽ ̄)避雷。

看见有人说杰克只是帽子长、其实跟裘克高度差不了多少的。
也有看见别人自定义比杰克跟裘克的身高。
我决定自己亲自试试23333


都来感受一下。

当吃“佣杰”的佣兵遇上吃“杰佣”的jio克。

杰克推演分析

杰克从小就有着双重人格,那个人格一直在指引他做坏的事情,后来便开始悄悄占有他的身体主导位置,只有在杰克画画的时候,“杰克”才不会出来打搅他,“杰克”也是一个热爱艺术的人。他们一直以这种奇怪微妙的情况生活着。
不知过了多久,无法预料的事情发生了。主人格的杰克再一次清醒过来以后,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,他的双手沾满了鲜血,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铁锈味,他傻傻的站在原地,看着面前的尸体睁大了不可置信的双眼。
负面人格“杰克”最近活动的越来越频繁了,必须要想办法除掉它,必须要做些什么结束这场闹剧,他记录着笔记的手指微微颤抖。
今天也在愉快满足地收割着战利品,比如说五个肮脏的妓女。“杰克”抑制不住嘴角的微笑,哼着优美的小曲,锋利的刀刃剖开油滑的脂肪,分解着猩红冷却的内脏。
信封寄了出去,杰克开始被人追捕。
主人格的存在开始越来越薄弱了,“杰克”玩笑般的对自己说:“你还在吗?善良的我?”

这是他人生中完成的最后一副油画,他沉默地欣赏着它,同时享受着这片来之不易的宁静。
他将油画的名字命名为“谢幕”——有着昏暗光线的卧室中,一名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,站在窗口向下眺望着,也许是在看人来人往的街道,也许是在瞟窃哪位长相貌美的女士。没有人知道。

杰克放下了手中的画笔,裹紧了身上如夜般漆黑的风衣。他来到了卧室一边的窗口向下眺望,高楼之上凛冽的寒风勒过他高挺的鼻梁,浑身的皮肤仿佛麻木到没有温度。

直到他纵身跃下,你我都将得到救赎。

这个感觉好好看啊Σ(っ °Д °;)っ
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抽到。
原来幸运儿也参加过婚礼。

原来前锋害怕滑溜溜的东西23333
比如章鱼哥的触手?